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板块 » 情色笑话

打赌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沒有帐号?立即註册
x
昱文踩着高跟鞋,穿着深色制式套装,搭配规定的白衬衫,底下穿的则是比平常短很多的迷你裙,她一步步的走向业务部门。十点多了,辛勤的业务像蚂蚁一样出去觅食,准备把他们的业绩搬回公司。偌大的部门中只剩下我一个业务主任,昱文把应收帐款的报表放在我的桌上,我开口请她稍等一下,随即在桌上的便条纸上写下一句话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〝把你衬衫的钮扣打开,露出你的乳沟……〞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昱文顿了一下,几秒钟后,昱文先擡头看看四周确定沒有任何人后,她慢慢的解开扣子,俯下身来,把胸口的位置正对着我。我紧张的四处环绕一下,虽然业务部是最靠边壁的部门,但是紧邻的会计部只用了一层OA薄板隔间。隔壁会计部电脑、计算机的哒哒声不绝于耳,更要命的是,厕所在这一边。也就是说只要办公室里,靠近右边的部门,有那个不识趣的傢伙在这个时候想撇条,我和昱文的行为就会被一个屎尿的路人甲发现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但是机会难得,我确认沒有任何人在四周后,转过头往昱文的胸部一看。不看还好,一看到D罩杯的胸部所挤出来的乳沟,真是叫我倒抽了一口气。我大胆的伸出食指往乳沟中间的空隙插去,我的食指贪恋的在乳沟中间徘徊,多想一辈子捉住这对奶子不放手,昱文的年轻都显现在这对饱满坚挺的丰胸上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完蛋了!我快憋不住了!』      
採购部的小刘边叫边跑向厕所的方向,昱文和我吓了一大跳,赶紧一个起身扣扣子,一个低头假装找文件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 三年前 3月15日 A.M 9:30 会议室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恭喜二位,在整个面试过程结束后脱颖而出。今天是你们第一天上班的日子,你们一定既紧张又兴奋对吧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我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孩子,长的是眉清目秀,大大的双眼,粉嫩的脸庞。漂亮是谈不上啦!起码也是中上程度。她站起来差不多有160几公分左右吧,浑身上下充满一种无可言语的气质。看她专注的听主任讲解公司流程,实在是万分幸运,踩到狗屎和这种气质美女同一天上班。OH!OH!OH!等一下!等一下!那是什么??哇靠!D-CUP!有沒有这么大啊!让人一手掌握不住的幸福。      
『承平、李承平!』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啊!喔……什么?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上课要专心喔!虽然主任知道很无聊,但是第一天的课程,对你往后在公司学习很有帮助,好吗?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是!对不起、主任』            
『看看人家陈昱文小姐,搞不好以后她会升的比你快,而且她被分派的会计部门人又少。承平、要多加油喔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听完主任的训示后,我决定忍耐到午餐时间,再来好好接近这位气质美少女。虽然我自己已经有女朋友,但是哪个男人不偷腥呢?打定主意后,我专心看着不知所云的投影片,一边幻想我和昱文的美好未来。美妙的午餐时间来临,我抱着便当死命的抢到昱文旁边的座位。她优雅的小口嚼着饭,我则一副轻松幽默的向她开口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昱文……你……有沒有男朋友啊?』      
昱文放下筷子,转过头说:            
『靠!你找死啊!想追我?再等100年吧你!臭小子!』     
    P.M 1:06 仓库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 会计主任的内缐响起,会计主任一听是我的声音,马上嗯了一声。会计主任一挂上电话,擡头对坐在左边的昱文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昱文,仓储那边好像把台中的货出错了,李主任要你和他去仓库点一下库存。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昱文答了一声后,然后走向三楼仓库的方向。        
三楼仓库后排,是摄影机照不到的死角地带,当然一般员工不会知道。我站在那里叫了昱文一声,昱文缓步的走向我面前,我开口跟她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把内裤脱掉。』        
昱文疑惑的问我:         
『在这里?仓库?』         
我邪恶的笑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不然你以为我叫你来做什么?』         
昱文虽然迟疑,还是把手伸进裙子里面,把内裤脱了下来,交到我的手中。我蹲下身来,把昱文的迷你裙拉高到腰际的部位。映入眼帘是短少稀疏的阴毛,我轻轻的拨弄几下,然后用手指尖在小穴的外围,轻轻的来回刮送。昱文大概觉得很痒,浑身不自在的扭动。我用中指缓缓的插进昱文的小穴,感觉她蜜穴内的温暖。接着我把舌头往昱文的阴蒂攻击,上下来回的翻动,而中指也盡情的在昱文的小穴来回抽插。我眼角往上瞄向昱文,昱文双眼闭目,上唇咬着下嘴唇,彷彿正在忍耐什么煎熬。这样的努力沒有多久,昱文的小穴开始潮湿,她害羞的低下头看我的动作,好像被我发现她身体反应的秘密,眉头深锁无奈的看着我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我站起身来,手指沒有离开她的小穴,接下来我用力的在她的小穴狠狠的抠了数十下,昱文忍不住的双手抓紧我的手臂,呻吟的叫了出来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喔~~喔~~嗯~~啊~~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我笑笑的望着昱文两颊的绯红,慢条斯理的让手指离开她的小穴。我从裤子的口袋,掏出一颗遥控的跳蛋,我小心的把跳蛋,塞进昱文的小穴里面。试了几次跳蛋强弱的操控,看到昱文忽而兴奋、忽而忍耐的表情,就知道机器的效果正常。我附耳在昱文的耳边轻轻的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沒有我的指令,不可以私自把自慰器拿出来,知道了吗?』      
       一年前 5月26日 P.M 8:41 钱柜      
『碰!~~碰!~~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恭喜你、承平!进公司两年、两年耶!主任的位子就被你幹到了,真有你的!』
『哪里!哪里!运气好啦!刚好主任也要升副理嘛!』      
『唉哟~幹嘛那么谦虚啊!今天的PARTY是为了你一个人办的耶!刚刚香槟也开了,拉炮也拉了,喂!以后,不会六亲不认吧?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昱文、你倒是说说话啊!恭喜一下承平嘛!』         
昱文开口就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恭喜什么?这么难过的事,有什么好高兴的?』      
我笑笑的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喔!陈大小姐,是什么事难过呢?男朋友又出国把妹啦?』     
昱文笑的开心的回答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难过是因为业务部都死光了,所以才轮到你当主任。唉!死光了耶!这还不够难过吗?』   
我则不客气的回答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什么?真的吗?该不会是看了你的嘴脸,所以受不了,全死了。他们怎么这么不够义气!也不找我一起、真是的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李承平、我告诉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陈昱文、我也告诉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就这样,原本公司一些闲着沒事幹的八婆,本来极欲撮合我们这对一同进公司的秀才女杰。谁知道我和昱文天生八字不合,注定是冤家。而八婆们的期待,也从兴奋到无奈,转变成绝望。最后,她们宁可讨论我们公司的董事长,到底和火星人有沒有血缘的话题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P.M 3:47 会计部门         
昱文坐在办公室的位置上,不时的移动她的屁股,但又怕旁人发现她的异状。昱文双颊绯红的坐在位置上,强忍着小穴里所塞的跳蛋带来的震动快感。这时昱文的内缐响起,昱文接起电话,一听是我的声音,连忙低下头去,假装边听电话边写文案。我在电话那头开口向昱文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妹妹里面塞着自慰器,是不是很舒服?』      
昱文:『…………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我接着继续说:『我要你说淫荡的话给我听。』      
昱文:『淫荡的话……我不会……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我说:『也好,那换我问你,你必须老实回答,要不然会接受到惩罚,你明白吗?』   
昱文:『……我知道了……。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我开口问:『你和男朋友有沒有用道具做过爱?』           
昱文很快的回答:『沒有。』           
我笑着说:『倒是满清纯的嘛。』         
我接着问:『你们多久做一次爱?』            
昱文:『……他每次从美国回来、我们……我们就会做……』      
『那这样你不是在台湾守活寡吗?你每次都帮他口交吗?』      
    昱文:『…………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昱文迟迟不回答,我在隔壁的业务部,把跳蛋的遥控器按到最强,电话那头的昱文迅速的闷哼了一声,我猜想她一定是用手刻意的把嘴吧摀住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我厉声的说:『快说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昱文用很勉强的声音回答我:『……沒……沒有……我沒有帮他……那个过。』   
『哪个?说清楚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口……口交。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我听了以后,把开关再按回〝弱〞的地方,然后接着问:        
『为什么不帮你男朋友含他的鸡巴?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因为我觉得很奇怪。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那你愿不愿意帮我口交、含我的鸡巴?』         
昱文再次沉默,我重施故计,电话那头的昱文好像突然一阵激动,把笔筒给打翻。我再次逼她,她急的开口结巴的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我……我愿……意。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愿意什么?说清楚!』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我……我愿意……帮你口交……含你……你的……你的鸡巴……。』         
『那意思说,你也愿意让我操你、幹你喽?』         
『…………』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是不是要我再来一次?』           
『好、好、好!我……我愿意……让你……让你操我、幹我……』      
『你忘了说一个字-请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请你操我……幹我……。』            
两天前 P.M 3:05 会计部门        
会计部瀰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,会计主任因为凭藉与长期客户李董的交情,答应了李董一笔二十万的货款。原本时常往来的李董,这几天却像空气一样,消失无踪。而李董拿给会计部的票子又是客票,这责任归咎下来,会计部每一个人都跑不掉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我悠哉的走向昱文的位子,小声的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你看、这就是外行假内行!当初叫李董找我们业务部不就得了!』   
昱文小声的回我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靠!你不讲话会死是不是!放心啦!我说沒事就沒事。你看我们主任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。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同进公司的关系,昱文在我升了业务主任后,对我讲话还是这么沒大沒小。所以我也回了她一句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气你妈的头啊!那个欧巴桑下午光是去厕所就去了四次了耶!』   
昱文沒好气的说:           
『李承平、你白痴喔!算人家去厕所的次数幹嘛?好!既然这样那我跟你赌,李董一定会把钱匯进来的,你放心吧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好!我跟你赌!看是业务还是会计的直觉性比较强!我赌李董跑路了,你敢不敢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好啊!赌就赌!谁怕谁!』           
『等一下!你这么有自信我又有点担心,你该不会有什么内幕沒说吧?』   
『猪牵到南极还是猪、笨!有内幕消息我们还在这边等什么电话!傻瓜!』   
『也对!不过,要赌就赌大一点,赌注是什么?』         
『随便!反正我赢定了,随你高兴!』   
『真的随我高兴?』           
『真的!』         
『不后悔?』         
『绝不后悔!』        
『一言为定!』
      P.M 5:28 女厕所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昱文按照我刚刚四点多传给她的手机简讯,来到了女厕所前面,而我早已在三分钟前,隐身进入女厕所的最后一间。一见昱文进来,我连忙打开门拉她进来。我让她靠在墙壁,把她左脚擡起来放在马桶上,昱文沒有任何反抗,随即变成一副淫荡的姿势。我小心翼翼的把昱文小穴外的跳蛋拉绳扯了出来,昱文嘘了一声,整颗跳蛋早已滑熘熘的沾满昱文小穴里的淫水。我蹲下身,嘴吧往昱文的小穴凑了过去,再度展现我的舌功,翻搅昱文的小穴。昱文忍不住的哼了出来:  
『嗯~~喔~~嗯~~不要啦~~不要再弄了啦~~我快忍不住了~承平~~喔~~』  
我一边舔,一边从西装暗袋拿出准备好的假阳具,往昱文的方向笑了笑,接着把假阳具,塞进昱文早已氾漤成灾的骚穴。我一边捅,一边站起身来,往昱文的樱桃小嘴吻了过去。意外的是,昱文不但由鼻子发出迷人的哼声,还主动用她的舌头来纠缠我的舌头。我另一只手当然也沒闲着,搓揉几下她那D罩杯的迷人大奶后,我的舌头转往攻击昱文的乳头。我的舌头不断捲动她的奶头,奶头也兴奋的坚硬起来回应我,我拉开裤子的拉链,急忙掏出我的老二,牵起昱文的手放在我的鸡巴上。昱文不用我教,她自然而然就开始上下套弄起来。而我抽插昱文骚穴的手,也在这时加快速度,昱文的哼声也跟着加快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嗯、嗯、喔、喔、嗯~~』           
我小声的告诉昱文:『用你性感的嘴吧,含住我的老二。』         
昱文迟疑了一会儿,弯下腰,缓缓的张开口,含住了我的鸡巴。我兴奋的教她用舌头从睪丸舔到龟头,再叫她整根含住,前后在她口中抽送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这时,突然有人走进了女厕所。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出叩、叩的清脆声,我急忙摀住昱文的嘴,把她抱起来,我坐在马桶盖上,让昱文背对着我,坐在我的大腿上。感觉的出来,昱文此刻也很紧张,她瞪大双眼,仔细聆听高跟鞋的声音。我这时突然兴起了顽皮的念头,我伸出手,慢慢的把厕所的卡拴给扳了回去。昱文吓了一大跳!回头转身惊讶的望着我,因为这样一来,外面女同事若是不经意往我们沒上锁的门一推,马上就可以看见我们这付淫荡的模样。我非常小声的在昱文耳边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你说、这样有沒有更刺激?』      
我的手再度拿起假阳具,插向昱文的小穴,我用手摀住了昱文的口鼻,使她无法哼出娇声。要命!这种偷情,真是刺激!结果门外的女同事,走到隔我们两间之远的厕所就停步,推开门进去。我一想到旁边有人的刺激,便开始疯狂的用假阳具抽插昱文的骚穴。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呜~~~呜~~~呜~~~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昱文不晓得是豁出去还是怎么样,把她的手身到背后来,反手抓住我的鸡巴,死命的上下套弄。昱文的淫水越流越多,假阳具每次在她的小穴里进出,都会发出渍、渍的水声,我还真担心不远的女同事会发现什么异状。所幸,这位女同事迅速的上完厕所,转了一下水龙头后就走出女厕所。但就在她推离开门,女厕所的门因为弹簧反弹的力道关上门的那一刻,昱文挣脱开我摀住她嘴吧的手叫了一声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喔~~~~~~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接着昱文高潮的身体抖动了几下,淫水随着她两腿内侧流了下来,沾湿了我的西装裤。我停止了我的动作,正待向昱文开口,昱文已经从我身上滑走,反身蹲下来,用嘴吧含住我的鸡巴,快速吸允。也不知是昱文想早点结束,还是想再大战一回,但是时间紧迫,现在又是上班时间。我无心恋战,双手抓住她坚挺的大奶,沒过多久,我射精的感觉来了。我把昱文的头抓离开我的鸡巴,昱文很有默契的用右手捉住老二快速的套弄。过了一下子,精液朝昱文的脸孔喷射过去,昱文闭上眼睛,默默承受精液射在她的脸庞。直到我射完以后,昱文俯身再含着鸡巴,舔弄精液。我站起身来,抽出旁边的卫生纸,仔细的帮昱文擦拭脸孔。还好昱文沒有化妆的习惯,不用重新上装,皮肤白晰就是有这点好处。清理完毕后,我深情的拥吻昱文,昱文也紧紧的抱着我。之后,昱文害羞的低下头,细声的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你先出去啦!我想要尿尿。』      
碍于我自己业务部门的业务们,在这个时候也差不多快回来写报表了,我依依不捨的点点头,离开了女厕所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P.M 9:20 阳明山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我和昱文坐在车内一言不语,还是昱文先打破沉默:   
『所以……最后一个游戏是什么?』  
我沉默的从驾驶座的脚边拿出一套衣服交给她。   
『护士服!?承平、这……就是你的性幻想?』   
我点点头。昱文笑了一声,然后在车内脱下她的衣服,笨拙的换上护士服。换完之后昱文开口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等一下,我……想尿尿。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我打开车门对昱文说:         
『在这里尿给我看。』        
昱文连忙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不行、承平,等一下有人经过会被人看到的。』   
『不要忘记我们的赌注、昱文,愿赌服输。』      
昱文无奈的走下车,蹲在车门背后当掩护,面对着我,把尿液从她尿道口流洩而下。昱文害羞的把头转往別处,我则兴奋的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下体观看。昱文把头转了回来,发现我还在看她的神情,嘴角抑不着笑意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你白痴喔!那么喜欢看女生尿尿。』   
我笑着回答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那是因为喜欢你才看,换成別人我死都不想看。』           
话一出口,我就知道不妙。这三年多来,我和昱文始终只有吵嘴的份,我们话题从来沒有涉及过感情一次,我还来不及思索是不是我的潜意识让我说出真心话,尴尬的气氛一下子瀰漫我和昱文之间。昱文尿完后,拿起车上的面纸擦拭下体,一言不发的坐回车上。我很后悔为什么说了不该说的话,正打算放弃这次赌注的游戏,开车载她回家,昱文一个转身,笑着用食指点着我的鼻头说:     
『好吧!那……今晚我就是你的护士喽!那么你是我的医生、还是我的病人啊?』     
我也开心的笑着化解这份尴尬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叮~咚~!答错了!其实我真实的身份是你心中威严的院长。MISS 陈,听说你今天陪李医师手术时,不小心把夜用型的卫生棉留在病人的肚子里。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昱文听了笑的合不拢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有吗?院长、有这种事情喔!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!』     
我接着说:『院长最讨厌就是你这种死不认错的个性。』   
昱文装作一副无辜样,倒在我怀里撒娇: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 『院长~对不起嘛~~我不应该把那个、、那个什么、、』         
昱文笑的说不出话来,我说: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夜用型的卫生棉啦!』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对啦!夜用型的卫生棉留在病人的肚子里,我不管、我不管、院长~你一定要原谅人家啦~~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那你说你该不该接受院长的惩罚?』        
昱文这时止住笑声,嘴角洋溢笑容,很可爱的点一点头,我说:   
『把裙子掀起来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喔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昱文答应了一声,然后再用两手捏起裙子的两角,把裙子慢慢的掀了起来。     
『为什么沒有穿内裤?髒小孩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昱文沒好气的回答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因为内裤早上的时候被院长拿走了,院长一直沒有还我!』        
我把驾驶的两个前座放倒,命令昱文躺下,头上脚下的和她玩起69的招式。昱文的骚穴经过我一整天下来的折磨,训练出很快的反应,不一会儿,小穴周围已经泛出淫水的潮光。而昱文躺在椅子上,头部也微微扬起,卖力的替我吹起喇吧。就在我们彼此为对方安抚一阵过后,我回身面对昱文,双手在昱文巨硕的双乳不断的搓揉,昱文也不刻意隐藏自己的性慾,兴奋的哼出声音:  
『喔~~~喔~~~嗯~~~』
     然后我开口对昱文说:            
『用你自己的双手把妹妹翻开来,然后看着我说:院长,请你幹我!』   
昱文听话的把两腿半曲的张开来,用两手把自己的小穴翻开来,整个淫荡的曝露在我面前。然后娇声的对我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院长……请你幹我。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我满意的点点头,用手抓住我的老二,缓缓的插进昱文的小穴,昱文舒服的闭上眼睛叫了一声:
『喔~~~~~~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我不急不徐的干了数十下后,故意把鸡巴抽出昱文的小穴,开口问昱文:   
『哇!掉出来了,怎么办?MISS 陈,你说该怎么办?』         
昱文笑着回答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讨厌啦!……院长……请……请你插进来。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好吧,不过是你要求的,礼貌上,MISS 陈,你要自己拿进去才对。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昱文一听我的话,自己伸手抓住我的鸡巴,套弄了几下把鸡巴抓住往小穴里送。我等鸡巴完全塞入昱文的小穴后,毫无慾警的开始疯狂的抽送起来,昱文突然接受这样的力道,也张开嘴大叫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喔~~喔~~喂、喂、喔~~喔~~等一下~~等一下~~院长~~喔~~喔~~』   
我用大腿两侧撞击昱文的屁股,加上我们鸡巴与小穴的结合、抽送,车内顿时响起啪、啪声不绝于耳。昱文有点受不了,双手抱住我的腰际,不自觉叫出我的名字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承平、承平~~嗯~~嗯~~好爽~~好爽~~快死了~~~快死了~~~』         
我渐渐的把我抽插的速度缓慢下来,看到昱文已经满身大汗,我打开旁边的车门,让昱文双手顶在椅埝上,我则站在车外头,采后背式继续狂干昱文。可能是我们像狗一样的姿势,更加刺激了昱文的性慾,昱文比刚刚在车内叫的更是疯狂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啊!啊!喔~~喔~~承平~不要停~~不要停~~』        
我开口问她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昱文、什么东西不要停?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嗯~~啊~继续干~好爽~干死我了~~喔~~承平~承平~~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我拉着昱文的身体,边干边往后退,直到我们两个已经完全离开车子,置身于这漆黑的山头之中。昱文的双手扶着车门,我从后面则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双乳,因为大力顶撞的关系,也随着地心引力,上下摇摆起伏。我双手一绕,十指用力掐住她巨大的双乳,下半身像个电动马达一样,全力冲刺。昱文开口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承平~~我不行了~~要洩了~~喔~~不行了~~』         
我用沉重的唿吸声回应她,然后说:           
『昱文~我、我也快射了~我要拔出来了!』
昱文惊叫一声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不要!』
然后左手反手掐住我的屁股说:      
『射……射进来……安全期,沒关系~喔~~喔、喔~啊~~不行了~~』      
我和昱文几乎同时流出彼此的淫水与精液,差別只是我是男人,昱文一股淫水洩出来后,我的龟头还继续的朝昱文的子宫,喷射我的精液。高潮后的馀温,我从后头紧紧抱住昱文,鸡巴沒有离开小穴,昱文也往后仰的靠在我的身上。我们彼此大口的喘着气,我悄悄的在昱文的脖子亲吻,一直吻到她的香肩,昱文似乎满足的半瞇着眼回头看我。然后我把鸡巴抽离昱文的小穴,昱文的双腿还是张开来直立站着,并且背对着我,我蹲下身来,用手把昱文小穴两瓣给挤了一下。顿时,混合着昱文的淫水和我的精液,就像条直缐一样流了下来。昱文不好意思的用手摀住嘴吧笑了起来。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418f4w.png (523.88 KB, 下载次数: 0)
下载附件
 保存到相册
2017-11-22 22:52 上传
这时,〝我的野蛮女友〞的和弦铃声,从昱文的手提袋里传了出来,昱文赶紧爬回车内拿起手提袋。我经过一场大战,有点懒洋洋的爬回车子里,顺便关上车门。躺在昱文身边,手指还贪婪的在她身上游走。昱文好不容易在手提袋里找到了电话,真是搞不懂,女人怎么喜欢买那么多内格的袋子,自以为把东西整理得很好,可是每次找东西又东翻西找。昱文怕痒,用手轻轻抓住我的手,然后按了电话的接听键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『喂,喔、主任啊!是你啊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啊?我?我……我沒有在忙啊!』            
昱文转头望向我,娇瞋的瞪了我一眼。         
『方便、方便!我现在方便说话!主任这么晚了,你还在公司啊?是不是我的帐哪里做错了?』
『啊!什么!!你说什么!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剎那间,昱文突然用力抓住我的手,然后望向我,笑的很邪恶的说:   
『喔~真的喔!李董刚刚去总经理家,而且把钱连本带利的拿给总经理。什么!还是现金喔!』
电光火石的一刻!我惊讶的坐起了身子,头还差点撞倒了车顶,与昱文双眼四目相交。  
『好、好、好,我知道了!明天我们到公司再聊,主任BYE! BYE!』   
昱文靠近我呆若木鸡的身子说:         
『哈--哈--哈--!』      
两天后 A.M 10:28 电梯        
『不是、昱文!』         
『嗯!!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喔!对不起、主人!刚刚小的就已经向您报告过了,这栋标榜着商业的大楼,不是只有我们公司而已,您要小的在这个电梯里脱裤子,这……』            
『愿--赌--服--输!』        
『是……』         
『你说什么!小李子?』      
『喳!!!』         
两天后 P.M 2:10 顶楼         
『哇靠!这种皮鞭还真是让你买到了喔!』      
『啪!!!』     
『废话少说!给我舔!!』      
『喳!可是……主人,这顶楼风很大,你起码让小的穿件……』
『你烦不烦啊你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啪!!!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喳!喳!喳!小的照办!!小的照办!!』      
两天后 P.M 7:55 东区街头         
车子里同样一阵沉默,还是我用温柔的嗓音先开了口:      
『说真的,前天在阳明山上,从头到尾可是半个人都沒有,是吗?』   
昱文低下了头,随即点点头。我吸了一口气,用最大的音量告诉她:
『开什么玩笑!!你要我在东区街头上尿给你看!!这么多人!!你瞎了喔!!!』   
昱文撒娇的用手指点一点我的脸颊说: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唉呦~~真不晓的你是怎么混上业务主任?怎么一点都不晓得要变通~~你不会假装喝醉酒,然后尿在墙壁上喔~真是的~傻瓜~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两天后 P.M 11:33 汽车旅馆         
『所以说……你的性幻想……是……是这个……小白兔……这是什么玩意儿啊!有沒有搞错!异种恋!!人跟兔子……你平常到底……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『喂!甘愿一点嘛,你烦不烦啊!我前天也沒有这么叫东叫西的啊!况且……况且兔子有什么不好,很可爱呀~~你看、你看!店员说小弟弟这边还有隐藏式拉链喔~~你看、你看!就是这边……』